手机版 欢迎访问湖南人力资源网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简历 >

王梓木(敬一丹老公)

时间:2020-03-14 05:10:08|来源:未知|编辑:admin|点击:

  各项运动的时间。项目有高尔夫球、滑雪、潜水、骑马、动力伞等,同时还参加了各种各样的运动俱乐部。“大家在一起放松地交流、娱乐,除了获得乐趣、扩大眼界外,有时也能促成生意。”王梓木将公司、家庭、运动俱乐部一道列为企业家三大最重要的活动场所,并认为三者不可偏废。

  “公众生活,私人生活,内心生活”,王梓木对圣雄甘地的“三重生活观”有着最深刻的感悟。他说,我从来不是一个有偶像的人,人只需要尊崇自己的内心,但如果一定要说曾经羡慕过谁,那就是天上飞的鸟和海里游的鱼。我花了10年时间发展华泰,同样也花了10年时间靠近那两个神秘的世界。

  当时,他在教练的指导下刚练习了两个来回,就大胆地冲上了中级滑道……在体会了不到3分钟风驰电掣的速度之后,王梓木就重重地摔倒了,后赶上来的教练也倒下了,是被他活活吓倒的。

  于是,参加当年企业家论坛的人都知道华泰的王梓木摔得很惨,是被抬出滑雪场的。但却没有人料到,5年之后在同样的亚布力滑雪场,正是同一个王梓木拿下了业余滑雪比赛的冠军,而5年前所有比他滑得好的人这次都没有拿到名次。

  第一次滑雪就“伤亡惨重”,一般人都会产生心理阴影,近而恐惧。王梓木却因为那摔倒前的3分钟迷上了速度的快感,又因为摔倒后的重伤加深了对速度的控制力的理解。一发不可收拾,后来5年间,他先后去了新西兰、法国、瑞士等国家的滑雪胜地专门练习滑雪。今年还特地去观看了都灵冬奥会。回到北京后,因为积雪不多,又会同绿领俱乐部的滑雪同伴专程飞到日本北海道去滑了一个周末……

  春天能盼夏天的海,夏天能盼秋天的落叶,秋天能盼冬天的冰雪,冬天又盼春暖花开,这个季节期待下个季节的美……王梓木把自己的四季安排得起起伏伏不亦乐乎。冬天滑雪是刺激的,夏天冲浪更加惊心动魄。有一次,当10多米高的海浪逼得连渔民都不敢出海时,王梓木却和同伴们专门租了一条船,无比兴奋地冲上了浪尖,快乐得像个小孩。

  生活中这种波涛汹涌的刺激,有点冒险,充满挑战,也更要懂得控制。工作余暇的王梓木会很认真严肃地思考这些冒险和挑战对自己事业观的影响,随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干事业同样需要冒险和挑战,但也要懂得对速度的控制。

  王梓木从运动中悟出一个公式:速度=控制力。只有控制力强的人,才能真正把握速度,拥有速度。失去控制力的速度是危险的速度,甚至是失败的渊源。运动是如此,做企业又何尝不是呢。

  真正的财富往往和金钱的拥有量并不成正比,而是发自内心的满足感和价值感;真正美好的生活就是适合你的生活……

  2006年4月7日下午2点,1个小时的午睡之后,华泰保险公司董事长王梓木打开自己办公室的大衣橱,认真地挑选着和身上西服相配的领带。10分钟后,系好领带的他再一次在镜子前确认了一下领带结的大小是否合适,同时不忘取下自己的金丝眼镜仔细擦了擦,随后坐在会客桌前,手腕上的表指向2点15分,5分钟后,一位重要的客户将来访,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他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让人觉察的淡定笑容……两小时之后,北京国际企业大厦20层的顶楼天台上,离王梓木的办公室大约8米垂直距离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春日阳光的味道和灰尘的影子。为了拍摄的需要,在这片光影之中,另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紧身T恤的王梓木正在奋力挥动手中的高尔夫球杆,他引以为傲的胸肌在衣服下若隐若现,眼前的钢筋水泥仿佛是他心中翠绿的果岭。

  巨大的中央空调外机发出同样巨大的噪音,他自然地和我们大声地交谈着,虽然近似于向对方叫喊,却充满了一种特殊张扬的活力,让人无法把眼前这个酷酷的他和两小时前那个儒雅的他联系在一起。

  我从来不是一个有偶像的人,人只需要时刻尊崇自己的内心,但如果一定要说曾经羡慕过谁,那就是天上飞的鸟和海里游的鱼。在年轻懵懂的时候,天空与海就仿佛意味着和人类平地所不同的两个神秘世界世界,因而使我充满了渴望。

  我花了10年时间发展华泰,同样也花了10年时间努力靠近渴望着的那两个神秘的世界,充分体现自己的完整。只要敢想,人也能长出翅膀“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不是“春风得意的官场”,不是“雄姿英发的领奖台”,甚至不是那“美好易逝的青春”,王梓木的答案却是那“充满好奇心的童年”。他认为,对一切充满好奇正是让人永远不老的法宝。

  只要敢想,谁说人就不能长出翅膀?王梓木不仅敢想,还敢做。虽然火箭早已上天,人类已经登陆月球,年过50的王梓木却偏偏还要玩动力伞,据说再过一段时间还要学滑翔,因为他觉得这样更接近于像鸟一样在天空中,他说:想发财就去万通商联找优质玩具供货商!中飞翔,更接近于他想象中飞的姿态。

  又因为一直以来对鱼的羡慕,王梓木专门去考了潜水资格证书,实现了自己无限类似于海里自由畅快遨游的鱼的愿望。

  10年前,当王梓木辞去国家经贸委副司长的职位,宣布创办华泰保险公司时,多少人跌破了眼镜。王梓木自己却十分坦然,纵然多年的官场生涯已经使他具有了在复杂人际关系中纵横捭合的魄力,他却选择在仕途一片光明的时候进入一个“个性更少被扭曲”的舞台。“在企业里,你作了决定,就去组织各种资源,你完全可能实现你定下的目标。”他对这样的前景充满好奇和渴望,而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又恰恰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华泰成立3周年的时候,王梓木在自己办公室专门的封存箱里封存了一封他写给50年后的华泰董事长的信:“你能看到此信,便是华泰之幸事,我将为之感到欣慰,因为华泰毕竟存续了50多年……”

  他说,自己做企业的动力其实就和滑雪、玩动力伞、拿潜水资格证书的初衷是一样的,事业与生活的很多道理是相通的,都是一个又一个满足自己内心向往的过程,享受这样的过程、期待将来的结果,比最后得到结果更加重要。

  我喜欢四季气候差别明显的地方,热要热得痛快,冷要冷得彻底,春天能盼夏天的海,夏天能盼秋天的落叶,秋天能盼冬天的冰雪,冬天又盼春暖花开。这个季节期待下个季节的美……生活就应该是一曲起起伏伏的交响乐,有时波涛汹涌,有时平静如水,既从容又充满变化着的节奏感。

  王梓木有一个比他更有名的妻子——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夫妻二人却早早相约尽量“你不谈我,我不谈你”。两个人虽然都是大名鼎鼎但为人都非常低调互相不提及,但事业上互相支持生活中互相欣赏,令敬一丹和王梓木成为主持圈里公认的“模范情侣”。王梓木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张他们的普通合影,还是10年前华泰刚成立时照的,放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地方。真正的爱如同真正美好的生活,不是放在明处让人参观的,它藏在人的内心深处。

  王梓木一家至今住在小区公寓楼里,和父母住在一起。没有选择独门独户的别墅,和财力无关,只因为他们喜欢和邻居友好相处的那种感觉,比起环境的舒服,他们更重视内心的舒服。

  过去一些年,王梓木经常组织家人去国外旅行,有次去法国,上飞机的时候,法航的人认出了敬一丹,惊讶地问:“敬小姐,您是不是买错票了?”她很坦然地回答:“没有错,我就是买的经济舱。”对方随即表示要送她一张头等舱的票,然而她却笑着拒绝:“谢谢,我的家人都在经济舱,我还是坐经济舱。”

  敬一丹的质朴、淡定和从容不迫,对本能的同情,也时刻影响着王梓木。当很多富人一窝蜂跑去买豪宅大院和游艇的时候,他却嫌那是,他说:想发财就去万通商联找优质礼品供货商!是一种物质的负担和奴役,并不能让自己获得真正的享受。相比,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包括建一个学校却更能让他感到满足。华泰保险成立10年做了大量的公益事业,都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王梓木如是说。

  作为一个并无什么金融专业知识却创办了一家金融企业的人,似乎很难做到从容。但王梓木恰恰最强调的一点就是企业家要学会从容。他曾向一家美国大公司的董事长请教如何度周末时间,得到的回答是度假。“不陪你的客户吗?”“陪客户那是客户经理的事情。”王梓木由此得到启发:董事长要做董事长该做的事,而不必像诸葛亮那样事必躬亲,要学会调动别人的积极性,尤其要把公司的制度建设好,制度完备了,领导者就会从容。

  4月7日刚好是星期五,晚上7点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有下属正等在门外有事汇报。王梓木简单地询问了一下事情是否重要,就急切地准备回家了。这时,敬一丹的电话也刚好打来,这对20年的夫妻在电话里愉快地商量起吃晚饭的事,王梓木的嘴角不时露出温柔的笑……一切都刚刚好。

  如今,敬一丹和王梓木的宝贝女儿王尔晴也已经是25岁的大姑娘了,老公Nick是外国人。王尔晴毕业于世界名校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是才貌双全的女孩。

  对于王梓木来说,运动总是令他难以割舍的,这使他一直保持着矫健的身姿。“我从小就喜欢运动!”王梓木说。早在少年时期,他就经常横渡松花江,每天早晨练长跑,短衣短裤地跑过哈尔滨的“三九”天。在念大学本科的时候,他除了喜欢游泳外,还喜欢“跳水”,跳台由三米升至五米,甚至十米。

  王梓木认为,运动对企业家的好处就是增强活力与体魄。除了高尔夫球之外,他还喜欢滑雪、骑马、潜水、帆船、动力伞等,因为企业家需要一定程度的刺激。刺激的潜台词就是冒险,企业家是需要一种冒险精神的。他说:“没有刺激,就没有创新。一个企业也好,一个人也好,要有不断的追求和探索,这样才会有生命力,才有发展的余地。”

  有人说,王梓木正是从各类运动中获得了一种敢于冒险和挑战自我的精神,并对华泰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影响。对此,王梓木并不否认。但他同时也很直截了当地说,运动的理念并不等同于做企业。

  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王梓木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2002年在亚布力初学滑雪时,王梓木在缓坡上练习了几个回合,就上了中级滑道,控制不住就以极快的速度冲下山来,连指导他的教练都跟不上,结果摔坏了腿。通过这次事故,善于思考和总结的王梓木悟出了几个道理:一是要有一种控制力的尝试,作为企业必须得学会刹车、拐弯,才能加速,否则风险太大,后果不堪设想。

  王梓木说:“运动出了差错是伤害你个人的身体,但华泰不是我个人的,是股东的,涉及到广大投保人的利益,还有员工的前途命运,我不能拿企业去冒险。我是自己身体的所有者,能够独立承担责任,但我不是企业的所有者,只是经营者,不能对其承担全部责任,所以不能拿企业去冒险。”

  王梓木,一个热爱运动的人。作为华泰财产保险公司的掌门人,作为一位企业管理者,王梓木从运动中探询到了企业管理的真谛,这可能是他不同于一般企业家之处。

  说起打高尔夫球,还要从王梓木弃官从商开始。1996年,仕途正顺的王梓木毅然放弃了在官场上的升迁机会,凭借自己在政府机构建立的信用及广泛的人脉资源,从跨24个行业的63家大型企业筹集到13.33亿元资金,组建了华泰财产保险公司,他任董事长兼CEO。也就是这一年,王梓木接触并热爱上了高尔夫球,他的高尔夫生涯自此开始。

  1996年王梓木第一次摸杆,并第一次下场,地点是在十三陵的北京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第一次参加高尔夫运动,他打球的感受就是“好玩”。而王梓木真正从高尔夫运动中体味出企业管理的哲理还是在5年之后。打高尔夫球的前5年,王梓木的动作随意性比较大。他没有认真请过教练,只是自己琢磨,和朋友切磋,成绩到了90杆左右时,就没再提高过。

  2001年,高尔夫球世界名将伍兹第一次来到中国,在深圳的观澜球场,当时身在现场的王梓木被深深地触动了,他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被人们神化了的“老虎”,第一次欣赏到了世界上最完美的挥杆,最重要的是,那一次,他体会到了“规范”动作在高尔夫运动中所发挥的魅力。

  王梓木领悟到,规范的动作是无数人经过无数次实践经验摸索出来的,是初学者通向成功的捷径。2001年后,王梓木开始专门请教练规范动作。现在每年春天来临的时候,王梓木都会请教练来调整一下被遗忘了一个冬天的动作。他的理论是:高尔夫是一种肌肉记忆运动。打球的人,最可怕的就是,当你的动作长期不规范,肌肉记忆的都是错误的动作时,它会顽固地保持在身体上,纠正起来非常困难。换个角度讲,也许错误地打了一万杆,就要再用纠正过来的一万杆来调整,这样的过程非常痛苦。他经常告诫初学的朋友:开始就要规范动作,聘请好的教练,用正确的方法来练习,这样才能少走弯路,达到稳定的进步。

  为此,王梓木悟出了企业管理中的一个道理—专业化。“专业化就是规范化,教练会告诉你一些规范的、标准的动作,让你更快地掌握专业化技能,这样你的进步最快,会在较短的时间内接近你的目标,实现你的目标。企业的发展也要走规范化、专业化道路,这就是成功的捷径。成熟的东西拿来所用,有了桥,为什么还要摸着石头过河呢?其实有好多事情人家比你强,为什么不向人家学呢?”

  令所有人吃惊的是,1996年,时年43岁,任职国家经贸委综合司副司长,当时两位主要领导看好,经常带他去国务院汇报工作的王梓木,竟宣布辞去公职,下海经商,此时,正值他经常出国考察,下去调研,并参与了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报告关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部分调研和起草工作,政治前途不可限量的日子。

  “之所以离开单位,来做保险,我还是看到了人生的另外一种东西。”当日在领奖现场,王梓木显得很高兴,他一边与过往的熟人打招呼,一边继续着跟记者的谈话。

  事实上,长期以来,保费规模一直是保险公司执著追求的目标,大公司老公司追求保费为了保住自己的市场霸主地位,新公司小公司追求保费为了赢得一席地位和话语权。在保险公司看来,保费和效益成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亦难以取舍,这种悖论让保险公司们不停地在两者之间徘徊选择。

  王梓木掌舵的华泰保险,成立10年来,保费收入平均年增长率为28.19%,超过了产险行业的平均增长速度;公司投资项下收益12.68亿元,年平均收益率为8.68%,在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公司净利润累计8.5亿元,是国内惟一成立9年来连续赢利和分红的保险公司;公司的偿付能力始终大幅超过中国保监会规定的最低偿付能力标准,是目前保监会规定的13.8倍。

  2005年,华泰实现保费收入12.48亿元,其中,直接保费收入11.76亿元,同比增长19.2%,高出全国产险12.9%的平均增长率6.3个百分点。客观地说,这个速度也是不慢的。全国各家保险公司增长速度不一,增长的背后所包含的因素有所不同。值得关注的是,华泰保险业务的增长是持续有效益的增长,是结构不断优化的增长,是管理水平不断升级的增长,是创新产品比重不断扩大的增长。

  而今,华泰保险公司是中国航天保险联合体、中国核保险共同体发起成员。自成立以来,先后承保了多次卫星发射项目与核电项目。为了有效规避与分散风险,公司注重与国内保险业同行保持密切联系,逐步建立起大项目、高风险业务的共保合作机制。公司还与国内外许多实力强、信誉好的再保险公司保持着多方位的业务合作关系。副司长下海后创造的。

  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梓木这些天很忙碌,也很兴奋。他现在面临着一个新的考验:华泰人寿保险公司正在积极筹备,公司由华泰财险和华泰股东共同发起,华泰控股90%以上。对于在产险界摸爬滚打多年的王梓木来说,人寿保险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又一次站在新的起点上。王梓木对于起点并不陌生,喜欢运动的他曾经无数次地站在各种起点。王梓木对于起点也并不担心,他组建华泰的起点并不高,但华泰8年来却成功地实现了三级跳。王梓木甚至有一点喜欢起点的感觉。

  王梓木是个非常喜欢运动的人,他在华泰的路也像是从事一个个体育项目。9年前,42岁的王梓木做了他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时任国家经贸委综合司副司长(主持工作)的他发起并组建国内首家全国性股份制财产保险公司。取国泰民安之意,公司定名为“华泰”。王梓木把这个转变比喻为“潜水”。潜水最大的乐趣就是观看另外一个世界,寻找一种全新的感觉,寻找一种自由,像鱼儿一样穿梭往来。

  1996年华泰成立之初,摆在王梓木面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华泰没有市场,当时的中国财险市场早已被中保、平安、太平洋三家巨头瓜分完毕。面对这样的三足鼎立局面,华泰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均不具优势。怎么办?谙熟宏观经济理论的王梓木提出了自己全新的思路,他号召全体公司员工:“以优质供给创造市场”。这也是他组建华泰后喊出的第一个口号。王梓木认为,“所谓优质供给,对保险企业来说就是产品与服务。”

  在深入研究市场之后,华泰随后不断适时地推出保险新产品,满足市场的多层次、多角度的需求。在研制新险种的过程中,华泰双管齐下,一方面利用现代技术自行开发,另一方面大胆引进国外的优质险种,结合本国国情按照新的市场需求加工处理,为我所用。王梓木的这种“以供给创造需求”的大市场观念深深地刻在了每一个华泰员工心里。一年后,公司保险营业收入超过1.5亿元,投资收益1.5亿元,实现经营利润9000多万元,公司资产总规模由公司初建时的13.3亿上升至16亿元。

  然而,公司一年以来的成绩并没有使王梓木产生任何懈怠,紧接着他走出了他的第二招棋,“效益险种上规模,规模险种增效益”。具体来说就是,一方面在公司所推出的各险种中力争创出自己的名牌拳头产品来。另一方面,公司努力使这些优质险种快速占领市场,扩大业务规模,下大力气构造自己的营销网络。公司以自营与代理相结合的方式在北京地区发展了80多家代理机构,并在上海、广州、南京、深圳等全国重点城市有步骤地组建分公司,使华泰真正成为一家全国性的财险公司。

  在经历公司创建初期一段时间的猛烈扩张后,王梓木隐约感到公司虽然规模在一天天扩大但并未带来应有的效益。他要找到问题所在。2000年初,王梓木召集华泰主要负责人在北京香山开会,王梓木在会上做了一个现在看来对华泰具有转折意义的决定———请安达信公司参照国际标准为华泰“诊断”。“诊断”结果让王梓木吓了一跳,按照国际上通行的财产保险公司1/24法提取准备金的标准分析,华泰经营业绩不是一片大好,而是问题相当严重。

  问题主要出在公司管控能力差等方面。安达信的分析报告让王梓木确立了以效益为导向的经营方针,华泰由此开始了治理整顿、战略转型时期。

  王梓木又用他的运动观来解释。王梓木经常打高尔夫球,他的很多生意都是在高尔夫球场上完成的。“打球有时会遇到障碍,是冲过去还是绕过去,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有时候走直线是最近的,但如果出现许多障碍,直打过去可能会出现一些危险。”在王梓木的心中,他的目标是很明确的,他选择转型只是一个策略。他不仅要把公司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也要带到一个有利于打下一杆的地方。

  在他的坚持下,华泰在既定的路线中坚持往下走。事实也最后证明了王梓木“高尔夫理论”的正确性。2001年华泰保险业务出现转机,保费增长33.88%,高于行业平均增长率20个百分点,承保质量也有所提高。

  在几年后的今天,1/24法提取准备金已成为保监会推荐的行业标准。由于华泰早于行业近4年的时间开始执行这一标准,这就为王梓木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得以实施他下一个计划———引入美国ACE保险集团参股华泰,使公司转型进一步深化。

  2002年3月,美国ACE保险集团正式参股华泰。在外资股东的帮助下,王梓木开始了对华泰更加全面的战略转型计划。根据目标市场要求,华泰加大了调整险种结构力度,停掉车贷险、船舶险等高风险业务,暂停设立新的分支机构,公司员工总数减少近四分之一。尽管如此,华泰2003年仍实现了7%的增长,并首次实现承保利润。2004年,华泰战略转型注重承保业务的选择和目标市场的培育,加强对分支机构管控,降低管理成本,提升运营效能。改善险种结构(车险比重降到57%),业务品质大幅提高。在人员和网点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保险业务收入超过10亿元,比上年增长24.31%。如果加上房屋趸交保费和投资型保险,当年保险收入总额达到23亿元。承保利润大幅增长,保险综合成本率为91%,居中资保险公司领先地位。

  记得早在5年前,王梓木就向记者提出过华泰将向综合性金融保险服务集团方向发展的规划。1999年,华泰董事会形成了组建寿险公司的决议,并经过股东大会批准。同年,华泰提出建立专业化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的设想,2001年,正式在上海成立了投资管理中心。去年6月1日,保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华泰筹建人寿保险公司;9月30日,正式同意华泰筹建资产管理公司。寿险和资产管理公司开业后,华泰将成为全国第一家拥有财险、寿险和资产管理公司的综合性保险企业。

  在组建集团的道路上,王梓木最关心的还是营造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华泰自1996年8月成立至2003年12月31日,累计实现投资收益12.18亿元,平均年回报率达10.31%,在金融市场,尤其是债券经营方面确立了华泰的品牌,逐步形成了华泰的核心竞争力。

  在王梓木的脑海里,华泰成立集团将分两步走:第一步,成立寿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第二步,将财险剥离出来,成立独立的产险公司,同时集团成立。在对集团的定位上,王梓木有着清晰的思路———他说:“我们倾向于走集团化发展道路。一方面,在产险、寿险、资产管理的专业化经营方面,我们将充分授权给这些专业公司;另一方面,在共同资源方面,包括发展战略、资金管理和运用、IT建设、人力资源、公共关系、品牌拓展等方面,实行集约化管理。集约化的程度在不同方面也会有所不同”。

  王梓木又回到了自己喜欢的运动上来。王梓木喜欢带有一定刺激性的运动,比如滑雪、骑马、潜水等。年轻时他横渡松花江如履平地,在哈尔滨零下数十摄氏度的冬天天天坚持短衣短裤长跑,挑战自然。他说自己在各种运动中得到了很多人难以体会的乐趣,新的开始也许将带来一个新的成功。

  孔东梅,女,1972年出生。身材高挑清瘦,下巴有颗明显的痣。母亲是与贺子珍的女儿李敏,父亲是孔从洲将军之子孔令华。1996年北京航空航...

  德国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生于德国埃姆斯勒本的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1882年起在华河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法律和经验,1888年获得柏林大学博士学位,后...

  项南(1918—1997),原名项德崇,福建省连城县人。1918年11月出生。早年随父亲项与年从事闽浙赣边区革命根据地开辟工作。1938年,加入中国。...

  李素文,女,1933年生,河北省乐亭县马头营镇郭庄子村人,生于沈阳市。1954年加入中国。曾在当地当过儿童团长,团支部书记,高级社副社长。19...

  吕乐CPM(1920年5月16日-2010年5月13日),1920年5月16号出生于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附城镇鹿境乡新南村,后来全家人偷渡去香港。又名吕务乐,人称乐...

  陈小鲁(1946年7月—2018年2月28日),出生于山东,文革前为北京第八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加入中国,后任解放军第39军244团政治处主...

热门导读
编辑推荐

Copyright © 2019-2029 湖南人力资源网 版权所有